女性常遭上司骚扰,维权取证难

2019年11月6日15:54:12 评论

来到我们律师事务所办公室的刘小姐是一名非常漂亮的女性,年龄才24的她刚从大学毕业,高挑的个子,白皙的皮肤,非常大的眼睛,小小的脖子和嘴角上翘的嘴巴,再加上性格脾气温柔,确实非常讨人喜欢。她来找律师,而且言明要找一名女律师,一开始,我们还以为是一起离婚案件,后来发现刘小姐并没有结婚,那她为何非要找一名女律师呢?

原来她在某日企上班,工作刚刚半年,年轻漂亮的她因为日语流利,被派驻给了董事办给日本人当翻译。但刘小姐发现公司的董事有一男一女,女董事对她还不错,也没有过分为难她。但那名男董事,经常色迷迷的看着自己,是不是搂她腰部一把,经常摸她的手,这让刘小姐感觉无法接受。特别是工作半年后,遇公司年会,喝醉了的日本董事,公然在众人面前要轻吻她,辛亏刘小姐躲得快,还有几位中国同事帮忙劝阻,否则会受到侮辱。酒醒后这么日本董事假惺惺地给她道歉,还不忘摸她的手一把。

刘小姐也是一个非常注重取证的人,她吧年会当日的录像和照片都保留了下来,把日本董事发给她的骚扰微信也保留了下来。对于职场的“性骚扰”刘小姐可谓取证不少。但她不知道如何处理。她一度想到天涯等网络上曝光这么日本董事。遇到骚扰时,刘小姐一般采取尽量躲避的方法,只不过为了工作,她也没法把这些事情公之于众,当时对方也不是太过份,为了保住这份工作,刘小姐是能忍则忍了。但随着上司的变本加厉,她觉得已经无法选择沉默,她觉得要么就是起诉要求对方停止性骚扰,要么就是辞职走人。

律师认为性骚扰案件的取证很难,如果因为取证困难,就很难打赢官司。就算取得证据获得赔偿的数额非常有限,在我国精神损害赔偿对于十级伤残也就五千元,如果构成性骚扰,其赔偿不会超过5000元,充其量也就是1000-3000元,这么一点数额对加害人而言根本起不到惩治的作用。在全国很少有性骚扰起诉成功的案例,在上海做律师从业多年,律师就没有见到一起性骚扰能被立案,最后获得赔偿的案件。几千元赔偿也许只是小数目,这种处罚某种程度反而纵容了性骚扰行为。

就业形势非常严峻的情况下,想保住工作饭碗,不少女性选择了“忍”,刘小姐能想到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权益已实属不易,律师也建议,如果对方很过分的,刘小姐可以报警处理,强行拥抱、亲吻、抚摸妇女,他人不愿意的,可以构成强制猥亵妇女罪。性质恶劣的行为超出一般性骚扰的范围,将构成犯罪,可以被追究刑事责任。

经过法律咨询,刘小姐也考虑了很久,基于赔偿数额非常小,取证又很难,她做出了一个决定,从该单位辞职。这也只能说是对一次侵权的屈服。美国将性骚扰定义为“被迫和不受欢迎的与性有关的行为”性骚扰主要侵害他人的性自主权,危害他人的人格尊严和精神安宁的权利。

刘小姐提出辞职后,其公司的董事向她做了正式的道歉,表示以后不会在骚扰她,请求她不要离职,但刘小姐考虑再三还是坚决辞职,生活中同样的语言、行为,对有的人来说很正常,不过是开个玩笑,但有的人可能会认为是不尊重她的表现,甚至认为是性骚扰。刘小姐公司的董事就是如此,他非常惊讶刘小姐会为此辞职,他也再三道歉,但也无济于事。

性骚扰案件的难点在于证据的取得和调查,我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性骚扰的受害人往往难以取得证据,在加上我国法律目前对性骚扰的侵权,还没有明确的定性,只有构成侮辱妇女罪才有明文规定。正因为一些妇女的妥协和放弃,这方面的立法也非常落后。律师也曾今表示如果刘小姐考虑起诉的,将免收律师费,为她维护权益。

chongdao
  • 版权声明:本文由 湖北崇道律师事务所 整理发布,感谢您的阅读!
  • 文章链接:http://www.ichongdao.com/1424.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