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校园暴力事件的反思

2019年7月8日08:44:27 评论

学生时代,“低年级”对“高年级”总有种说不出的向往与崇拜,我们渴望长大,渴望成熟,我们憧憬着“高年级”的秘密,我们也迫不及待想看到再长大一会儿才能领略的风景。

但是这份隐秘的崇拜之情是什么时候会产生改变呢?

2019年6月28号在广西南京某初中宿舍内,一名初一女学生被八名初二女生围殴,她们轮番抓着这名女生的头发,持续掌掴,并且拍摄了这名初一女生被霸凌的样子,在视频内容中,有女生说“打到我累完”,有围观学生“埋怨”说“打得不给力”。

一旦发生校园暴力事件,就会有施暴者和受暴者,但将这两个身份放在一个大集体里,二者皆是少数,剩下的更多的其实是“旁观者”。

他们也许根本毫不知情,也许只是曾经意识到过霸凌的苗头,也许是霸凌事件的见证者,他们或想出手相助却无从言语,他们或冷眼旁观,或起哄架秧,总的来说,包裹在校园暴力事件之外的是一阵“沉默的螺旋”。

在大众传播学理论中,“沉默的螺旋”指的是这样一个现象:

人们在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时候,如果看到自己赞同的观点受到广泛欢迎,就会积极参与进来,这类观点就会越发大胆地发表和扩散;

而发觉某一观点无人或很少有人理会(有时会有群起而攻之的遭遇),即使自己赞同它,也会保持沉默。

意见一方的沉默造成另一方意见的增势,如此循环往复,便形成一方的声音越来越强大,另一方越来越沉默下去的螺旋发展过程。

我们有时候不敢发声,怕自己在这沉默的氛围里找不到声援,怕自己成为那唯一的反击者,怕自己最终变成了被霸凌的对象。

明明沉默的人,心怀正义的人,才是那个多数,但没有了意见领袖后,大家在各自的心里是独立的个体,为了自保而没有办法伸出援手。

曾经有一位被校园暴力过的女孩子,她在未完成初中学业时便选择了休学,父母劝她、开解她重回校园,在带领她迈进校园的第一步时,她便转身就跑,她害怕校园。

校园里有什么,老师,同学,作业······她的眼里呢?欺负她的人和看着她被欺负的人。

被掌掴的初一女生在经医院检查后,由耳鼻、咽喉、头颈等外科检查结果显示,其身体未现异常,但是其心理状况我们却无从知晓。

曾看到这么一句话“幸福的童年能治愈一生,不幸的童年要用一生治愈”,这句话应该同样适用于我们的校园时代。

当你长大成人步入社会,再回首校园时期的烦恼困顿,你也许会付之一笑,可对正在经历或从未走出过由校园暴力带来的伤痛困苦的人而言,校园生活不再是一段能随时间消逝而变得柔和的回忆,相对于被冷落、被孤立的那种如“贴加官”般的窒息感,经受的身体的伤害都显得那么不值一提了。

在《切尔诺贝利的祭祷》一书中说道:“恶并非本质,而是善的丧失,就像黑暗不是别的,而是光明的缺失。”惟愿我们每个人心里的善能驱散隐藏的恶,也惟愿世界的黑暗角落也终迎来光明。

chongdao
  • 版权声明:本文由 湖北崇道律师事务所 整理发布,感谢您的阅读!
  • 文章链接:http://www.ichongdao.com/940.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