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律师法律服务过度商业化的思考

2019年7月10日17:28:29 评论

法律服务是一种公共产品,律师职业的核心特点是公共服务,在以商业化模式进行运作的同时,又必须防止律师在追逐商业利益的过程中,被商业过度侵袭,完全丧失公共性和社会性,成为纯粹的商人,法律的掮客。在律师的商业化和服务产品公共性和社会性之间保持平衡。

近日,网上流传一份确认函,是某国企要求律所就代理其买卖合同纠纷案件的判决结果做出承诺,要“保证胜诉并且保证国有资产不流失”。对此,不少律师表达了自己的愤懑和指责:是店大欺客,要整死律师;不了解律师法律服务的性质,对有这样要求的客户绝不代理等等。

其实,绝大多数当事人在委托律师时都会对结果有期望和要求,也会问律师“如果请了你,你能帮我们做什么,能够做到什么”的问题,最好律师对结果做出承诺和保证并直接与律师费挂钩。也会有不少律师为了获得当事人的信任,拿下案源,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向客户做出承诺和保证。只不过,该国企的做法有点赤裸裸和直截了当罢了。

这很能理解,当事人请律师不会是在事实、证据和法律上该怎样就怎么样,总是会站在自己的角度,从自身利益出发想要一个对自己最有利的结果。如果花了钱,请了律师,什么作用都没有,那又何必请律师,打官司。当事人希望律师对结果做出承诺和保证是自然而然的事,符合一般情理。

对于律师而言,如果一点希望都不给当事人,直接告诉当事人“已经死定了”。我想当事人不会傻到非要花钱请你。以明示或暗示的方式向客户做出承诺和保证也就成为律师争取案源的一种手段和方式,区别仅在于有的律师要实诚点,不会把话说满,有的律师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拍了胸口再说。

根本性原因在于法律服务虽本质上属于公共产品,律师职业具有公共服务的特点,目的是维护和实现社会整体公平正义,但在整体上则是以商业化的模式在运作。既然是以商业化模式在运作,自然要遵守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

当事人和律师之间本质是一种交易,当事人花钱买律师的法律服务,律师通过提供法律服务获得经济报酬。法律服务的效果即案件的结果自然就成为双方交易中最重要的标的物。在很大程度上,当事人请律师是在做生意,律师也是在做生意,具有商人的属性。

既然有商人的属性,是否投当事人所好,急当事人所急就决定了律师能否是一个成功商人的关键。当然也就有不少律师甘做当事人马前卒,做当事人雇佣的枪手,把律师当做生意来做。

自然是做生意,当事人也并不傻,会抓住律师的这种心理,让律师对结果作出承诺和保证,并以此作为是否委托的前提。在这中间,很难论及谁对谁错,大有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是一种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律师厌恶当事人要承诺和保证结果,当事人还担心律师收了钱不办事。

但终其根本,法律服务是一种公共产品,律师职业的核心特点是公共服务,在以商业化模式进行运作的同时,又必须避免商业过度侵袭到律师服务的公共性和社会性。

在不同国家的律师管理制度中,不仅对能成为律师有一定的资格限定,也有律师执业规范的相关要求,目的就是防止律师在追逐商业利益的过程中,被商业过度侵袭,完全丧失公共性和社会性,成为纯粹的商人,法律的掮客。在律师的商业化和服务产品公共性和社会性之间保持平衡。

我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既然法律服务是公共产品,那为什么律师服务主体上会以商业化的模式进行运作,而不是由国家和政府一体承担。我的理解是,如果律师法律服务不以商业化模式为主体,就会存在如下的问题:

一是国家和政府会不堪重负,无力支持;

二是无法满足不同群体差异化的选择,表面上的一致和公平这种平均的正义会忽略分配的正义;

三是并不利于提高整体服务质量,大锅饭和平均主义会带来整体效率的低下;

四是律师作为一种私权的代表和象征,以国家公器的形象出现,和职业特点不相吻合;

五是商业化是一种最原始的驱动力,能让律师更为忠诚和维护当事人的利益。

这也让我联想到教育和医疗以及住房保障等问题,都涉及到公平和效率的问题。在一个都不能少,都该有的基础上通过差异化提高效率和质量。商业化自然就成为律师法律服务的主体模式。这是律师职业得以发展、壮大的核心基础,可以认为是成也萧何。

但如果不加以规制,避免过度的商业化,也就会败也萧何。而且我认为,该国企赤裸裸的要求律师承诺和保证结果,实质上是最近几年律师自身过度商业化的结果和直接反映。我们在批评和指责该国企这种做法时,也该反思下我们很多商业化的做法。

现如何拓展业务、发展业务、自我宣传、抢占市场、创收评比等等商业化的做法充斥眼球,受到很多律师尤其是年轻律师的追捧。这是很不正常的。你要赚钱,赚更多的钱,又要当事人理解你,这怎么可能,谁都不会是傻子。

chongdao
  • 版权声明:本文由 湖北崇道律师事务所 整理发布,感谢您的阅读!
  • 文章链接:http://www.ichongdao.com/946.html

发表评论